西南风

病,名为爱

【泪】是他的囍,不再是他的玺

Lolipop:

【医生×军校学生】


快入冬的北平变得有些肃穆,清早四处白茫茫的,除了几个卖早点的出来摆了会儿摊,桥边卖艺的人都少了许多。就快要下雪了。


易烊千玺才将下课,他伸手拉紧身上的大衣脚下生风似的往学校不远处的医馆赶去,还没到便远远看见王俊凯在收簸箕里清早晾晒在外头的草药。"王俊凯……"



他压制住自己的激动的声音,琥珀色的眸子里像是有星星悦动着。王俊凯闻声看到他还未扬起嘴角又蹙起了眉头,一身大褂仍是雪白。"你这次可又是伤到哪儿了?"




易烊千玺锁起眉头捂住胸口瞬间就红了眼圈,"这不是,上午跟同学练搏斗,被打了好几下。"王俊凯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背着手回了屋。"进来吧,我替你看看。"易烊千玺乖乖进屋坐在病床上把大衣脱了下来,又利索地解开里面的衬衫敞开怀,果然数不清的触目伤口。



"怎么又弄成这样了?"王俊凯的说话语气都颤抖起来,他上前帮他铺上薄毯子,又开始念叨,"你脱得倒是快,我这屋也没支暖炉,你要是得了风寒,可又有我忙的。"易烊千玺撇了撇嘴拉紧了身上毯子,"那你就行动快些,原本我就是常客,算是你半个财神,还不把我的药提前备好。"


  
  
  
  
  王俊凯忌讳地让他呸两口,易烊千玺坐在床上蹬着腿不以为然。王俊凯低头往他伤口上涂膏药的时候故意使了点力,惹得易烊千玺一阵痛呼,红了眼眶。"你怎么下这么狠的手,很疼的。"一听到他委屈巴巴,王俊凯立马软了心,他轻轻用药膏掩盖住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肉,"让你知道知道疼,下次还敢跟同学打这么厉害。"
  
  
  
  
  
  王俊凯低头靠近他锁骨处的伤口呼了几口气,哄小孩儿似的,温热的气息掺着药膏的凉意有种说不出的意味,易烊千玺一下子红了脸变得支支吾吾:"我腿上的是我自己回家涂……还是……"
  
  
  
  
  王俊凯轻舒了一口气眼神却温柔得很,"我帮你涂了罢。"
  
  
  
  
  
  王俊凯背过身去等他把裤子脱了。易烊千玺红了脸头上能冒气似的开始解裤腰带,还未解开医馆的咣地一声被推开。"诶哟王大夫,我又来了啊。"王俊凯的脸煞地白了一个度。
  
  
  
  
  
  来的是大名鼎鼎的赵牙婆,一天到晚正找人说亲的,盯着王俊凯这块好肉有段日子了,多少个姑娘托她在王俊凯头前说上几嘴,可他就是谁也不应,可这门子讲的就是个妻儿不舍,"王大夫,我跟你说城北的王小姐,内外秀中,家世显赫,前段时间来看到咳疾一眼就相中你了,你还记得?"
  
  
  
  
  
  
  
  王俊凯没回应只是拿过自己的外套遮在易烊千玺身上,"您看我这还有病人……"易烊千玺没说话围好衣服窝在床头,"哪个王小姐,王甲长家的?"
  
  
  
  
  
  那媒婆见有人搭话了眉眼扬了起来,张牙舞爪地过来忙应着:"对对对,小兄弟你说说是不是门当户对?"王俊凯瞪大了眼睛看着易烊千玺,示意他不要乱讲话。易烊千玺咳了两声放低了声音:"拉倒吧,那个小姐比得上你的身量了。"那媒婆还低头打量自己一番。"那保长家的吴小姐怎么样?"
  
  
  
  
  
  "那个小姐前段时间不是还跟我四哥提亲,怎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无奈的神情狡黠地笑了。
  
  
  
  
  
  "诶诶诶,你这个小孩怎么回事,我这说亲呢,你四哥是谁啊?"王俊凯听着刺耳连忙挡住了她,"何必跟孩子计较,天冷,您还是快回家去吧。"
  
  
  
  
  
  "京师警察厅的署长白敬亭,是我四哥。"
  
  
  
  
  
  
  话落,赵牙人就变了脸色,"你看这位小哥,不知道是易将军府上的,我这也不是为了王大夫好,你看他快而立,一个人忙这么大的医馆身边也每个人照顾……"易烊千玺来了兴趣,"诶,他们找你帮着提亲付多少银元,我给双倍,你也帮我跟王俊凯说上一嘴,怎么样,也是够门当户对的吧?"
  
  
  
  
  
  那媒婆的脸红一阵绿一阵,跺跺脚便被气走了,咣当门一关还冲进一阵凉风。易烊千玺又故意咳了两声引得王俊凯眉头蹙得更紧。"傻气得很,还是先帮你把药涂了,"
  
  
  
  
  
  
  易烊千玺把披在身上的衣服拿开,脱了靴子钻进被窝里开始往下褪裤子。"怎么傻,难道我比不上那些个小姐?那婆子不识货你也不识货嘛。"王俊凯笑开了露出两颗虎牙。"是啊,人家小姐的身子都比你硬朗,哪像你天天来治伤。"
  
  
  
  
  
  "相公是会医的还管他硬不硬朗。"
  
  
  
  
  "到时候人家就会笑话我,连自己家里人都治不好。"话毕,王俊凯刚说完又觉得这话有不妥,平时多有掩饰,这关头竟被他带进去了。他半蹲着手掌将握住易烊千玺的纤细的脚踝,膝盖以上帮他用被子盖住,腿上也是斑驳的伤口,少年含有表演成分地哼哼唧唧偷看王俊凯的神情。
  
  
  
  
  
  "你给哪家的小姐这样擦过药吗?"
  
  
  
  
  
  
  
  王俊凯一愣,"哪有像你这么不知羞的小姐。"膝盖再往上他也不碰,"你自己回去仔细涂上,洗过澡后再涂一遍。"易烊千玺闻后把身上遮掩的被子掀开,"我懒得涂,您就服务到底吧。"王俊凯无意瞥到他白色的内衣有些心虚地又偏开眼神,怯怯转身说帮他抓些需要内服的药。
  
  
  
  
  
  
  
  "亏你是留洋回来的……"易烊千玺委屈地瞪了他一眼愤忿地穿上衣服。"王俊凯,下月底,我就17了,我爹说十七就能去打仗。"
  
  
  
  
  
  
  王俊凯动作顿了顿,把一大堆的草药系成方块包,"你成天伤痕累累,体弱多病,去打什么仗……你还是再读几年书,最好当个老师。"
  
  
  
  
  "你也晓得老师跟医生比较配啊?"易烊千玺已经穿好衣服向前扯住王俊凯的衣袖。"王先生……"
  
  
  
  
  
  千玺鲜少这样叫他,王俊凯低头正对上那双澄澈的琥珀眸子,一时间里面竟像是涌出星河般紧紧地抓着他的目光,如何能移开。他轻启薄唇,问:"什么事?"少年只是望着他,以往的眼神惬意,羞黏,放肆,真情假意都不过现在,满满的像是一本诗。
  
  
  
  
  
  
  "你得等我……"他一字一句说得珍重,却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一直到后来才明白,从前先人说的未卜先知也是有些根据,他没有这个能力只是心里有感觉,控制不住。
  
  
  
  
  
  "那是当然,你欠我几回药钱了。"
  
  
  
  002
  
  
  
  易烊千玺回家后把药包搁在一旁与以前开的都堆在一起,他有些心疼,难为王俊凯一次次为他仔细抓药,便不心疼地难为家里的佣人一样样再挑出来分好,打扮成卖药的低价卖回医馆。
  
  
  
  
  
  吃了药,病就好了。病好了,他便没了理由去见他。
  
  
  
  
  易烊千玺在学校还是拼了命地训练,跟人打斗也玩儿命似的,甚时他还希望能折条胳膊腿,在王俊凯跟前躺个十天半月。
  
  
  
  他怎么会真的去打仗,贪心如他不过想看看王俊凯会不会舍不得他。易烊千玺把外套一脱搭在肩上额前的刘海胡乱弄乱,慢悠悠地往教室里走,看见李胖子在走廊里穿过来挪过去嘴里喊着什么,这人是在学校帮忙扫街的,家里困难只有个姐姐,但为人作恶经常偷鸡摸狗,抢同学的银元,学校前几个月辞退了他可还是不罢休三番五次更猖狂地来捣乱。
  
  
  
  
  "天字第一号的大消息!王氏医馆的王大夫好龙阳……家里有兄弟的都看好了,小心治着治着反得了痔疮!哈哈哈哈哈哈。"易烊千玺刚走近听见混账话攥紧了拳头,他打起架向来不要命,他向前一把揪住李胖子的领口一拳直捣上鼻子,旁边围笑的人也不敢说话。
  
  
  
  
  
  "你他娘的有病吧!"李胖子还没摸清状况就被薅住一顿捶,他捂着鼻子见旁边的同学都盯着他,平时他看到易烊千玺也是敬三分的,可如今听赵媒婆跟别人说,王医生跟易烊千玺暧昧不清治个病全身脱个精光,那易家小公子还打趣让她帮忙提亲。有个这个把柄他也气粗了三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站起来也猛地向易烊千玺扑过去,泼妇似的一顿挠。"你他妈有没有良心,你姐姐的病是谁给看好的,谁没收你家一分钱!要不是他都接济你,可怜你,你能活到现在!"
  
  
  
  
  
  
  旁人都不拉架看戏似的,有几个转身去报告给老师去了,易烊千玺疯魔了向他挥舞着拳头,李胖子眼见打不过抄过教室门口一旁的扫帚对着易烊千玺的腿狠狠地打了下去,他的两只膝盖硬生生跪在水泥板上像是磕碎般,看着那人丢下扫帚落荒而逃。他紧咬住牙扶着墙慢慢站起来,"往后谁再传这样的闲话……"
  
  
  
  
  


  
  还未说完后半句就眼前一黑倒下了。
  
  
  
  
  
  再醒来时,他已经躺在自己家里易母在旁候着,一脸担忧,叫他醒来才松了口气,她半跪在床上轻轻抱住易烊千玺的肩头哭出了声,"我早就说家里有会武的,有念书的最好,你四个哥哥都已经在谋了职位,你这么小,我实在是不忍心了……"
  
  
  
  
  
  "孩子……打明天开始,我们不去上军校了,我们就请了先生在家里念私塾,总好过你受这么多苦。"
  
  
  
  
  
  易烊千玺躺在床上伸手安抚性轻拍了拍着她的胳膊,其实他是想笑的原本自己还想什么时候能因伤在床上躺个半月,自己就能日日见王俊凯。"妈,我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他一边说一边尝试着想活动下腿脚,一阵剧痛他险些叫出声,他紧咬住下唇额头上一下子溢出了汗珠。
  
  
  
  
  
  "妈……你让王俊凯来给我治,他是留洋回来的,家里又是世代学医我信得过。"易夫人抬头擦了擦泪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易烊千玺心里一个咯噔,八成她也听到了那些传言,干脆自暴自弃了,"他不来我就不治病了。"
  
  
  
  
  浑浑噩噩的,易烊千玺又睡了许久,迷迷糊糊中感觉脸上凉丝丝,味道也是这样的熟悉,他睁开眼睛看到王俊凯正帮他在脸上的伤口涂着药膏,一瞬间,他再也忍受不住这钻心的痛楚,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他哽咽了许久眼神直直地盯着王俊凯,声音沙哑又颤抖。
  
  
  
  
  "王俊凯,我疼。"


  
  
  
  
  他如愿地在床上躺了有半月,见天逗王俊凯玩笑,有时候比谁羞怯,仿佛太阳都变得稀薄。期间白敬亭来看过他几次,眼神里总是多了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等你的腿好了,就回学校好好读书,其他的不用管。"易烊千玺沉浸在他自己的打算中,没在意他四哥的话。每次王俊凯温热的指尖帮他抹上清凉的药膏,连苦涩的草药都会回甘。
  
  
  
  
  
  然而他不敢说一句喜欢,心里也埋怨王俊凯怎么也没说出这两个字。他躺在床上一次次呼吸把中药的味道过滤淡了,他默念了几遍:王俊凯……念完就笑了。待到王大夫来,他偏偏敛了性子抿着苍白靠在床边,让王俊凯哄上半天还要一口一口喂他,才肯喝药。
  
  
  
  
  
  他也拒绝不了,每每看到易烊千玺澄澈如小鹿的眼神,就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他似的。王俊凯尽心尽意地照顾着他,直到那天。
  
  
  
  
  
  其实白敬亭来找他,王俊凯是已经猜到了的,从有人传在城郊的树林看到李胖子的尸体,他也明白了几分。易家的人心狠手辣,唯独千玺是个意外。
  
  
  
  
  
  "你欠我弟弟的,也该做些事偿还,你当真奢望着他能跟你在一起吗?"白敬亭站在医馆的柜台前擦拭着一把黑色手枪,门口都被警察署的人包围住了。王俊凯关上医馆的大门,回到柜台前不紧不慢地继续抓药,"你先让我照顾他直到他的腿痊愈了,不然容易落下病根。"
  
  
  
  
  
  白敬亭点了点头,带人走了。
  
  
  
  
  
  王俊凯下午再去看易烊千玺的时候带了自己从国外买的一袋巧克力,平常不舍得吃,只剩一袋了。他套上白大褂背了药箱往易府赶。千玺见了他依旧病恹恹地躺在床上,连佣人看了都奇怪,前一秒还在复健自己扶着墙走路兴高采烈,怎么医生一来倒软了腿。
  
  
  
  
  
  "林妹妹,今天感觉怎么样?"
  
  
  
  
  
  他依靠在床头做做样子咳了两声,"自然是等你治好我。"王俊凯坐在床边难得伸手轻轻摩挲着他脸侧的伤口,已经结了痂。"这么漂亮的脸,你倒舍得让别人挠。"易烊千玺一下红了耳根,垂下的眼睫忽闪了几下。
  
  
  
  
  
  
  原本喝药以后是答应给吃糖块,今天王俊凯带了巧克力,他撕好后放在易烊千玺怀里。"你尝尝这个……"他微眯着眼睛拿了一块填在嘴里,小松鼠般咀嚼着还不断点头:"好吃好吃。"
  
  
  
  
  
  "你要是把药喝了,这一包都送你吃。"
  
  
  
  
  
  
  易烊千玺二话没说接过药碗尽数喝下,那种苦涩反上来让他有些想吐,他紧蹙着眉头赶紧捏了块巧克力填嘴里。王俊凯见他喝完药被苦到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易烊千玺不忿地瞪着他,"你是不是故意抓了这么苦的药,不是也有西药,你那些个留洋带回的东西呢,也这么苦嘛。"
  
  
  
  
  "那些东西很多有副作用,你还小不敢给你吃太多。"
  
  
  
  
  
  "净会骗我,也该让你尝尝这药有多苦。"
  
  
  
  
  
  王俊凯低头看着他苍白啵凉的嘴唇,小舌时不时舔过嘴角带出巧克力痕迹,不禁喉头滚动。他蓦地想到白敬亭的话又挪开视线。"你快好了,我以后便不用再来了……"


  
  
  
  易烊千玺一下急了,嘴里的巧克力还没咽下去,"谁说我好了,我全身上下都疼…"王俊凯起身背对着他,"我定亲了,过几天要筹备很多事。"他没敢看易烊千玺的眼神,连药箱都忘了拿像是逃走般。
  
  
  
  
  
  
 王俊凯娶得是李胖子的姐姐,他们家只剩她一个体弱多病的人,那人又是因为千玺死的,他觉得替他这就算赎罪。
  
  
  
  
  
  易烊千玺在家里像是失魂了一般,不再吃药也不再吃饭,脸色确实的一天不如一天。家里人都知道是为什么,却都不说,苦苦相劝,他谁的话都不听。天底下的病人这么多,他怎么就偏要照顾那个人一辈子,为什么不是自己,他甚至巴不得干脆死在床上,让他愧疚一辈子。
  
  
  
  
  
  白敬亭拿着崭新的红请柬递给他,他看着自己的弟弟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心里不忍心,却又不得不这样。"我们家从来不养懦夫,你还认我是你哥哥,你就穿好衣服起来,跟我一起参加婚礼。"
  
  
  
  
  
  易烊千玺终于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眸盯着那张请柬,他接过来紧紧握住,愣了片刻,无比大声地重复着:"哥,我要去打仗!让我去打仗——"
  
  
  
  
  
  
  婚礼他还是没去,他去了医馆门是关着的,里面没人。他从口袋掏出小刀在木门上仔细刻上一个字"囍",是他的囍,不再是他的玺。


  
  
  
  
  在临走前一天,他还是控制不住去见了王俊凯,他还是老样子一丝不苟地研究病历,帮人开药,还会帮人打针。他看到易烊千玺站在门口,身上着了一身军装,以前在学校他鲜少穿制服,真套在身上倒像是个小大人。王俊凯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像从来一样,"你又伤到哪了?"
  
  
  
  
  
  易烊千玺平静地摇摇头,"我明天就要去打仗了,你给我一些药膏我带着一起去。"
  
  
  
  
  王俊凯愣了半晌一时语塞。
  
  
  
  
  
  "嘿,也不是什么拼刀拼枪的,我四哥说军统那边缺人看我机灵派我过去,也可能演演戏,动动嘴皮子就行了。"他说得轻松头一次乖巧地坐在问诊的板凳上。
  
  
  
  
  
  王俊凯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把能找出的最好的药膏都翻了出来。
  
  
  
  
  "你夫人呢?"易烊千玺四处环顾了一番,想把这里的一切深深记在心里。
  
  
  
  
  
  "她……在家里。"
  
  
  
  
  
  
  "王先生……以后珍重。"他从他手里接过打包好的药膏,没敢回头地走了。
  
  
  
  
  后来平津沦陷了,易家一家老小遣散的遣散,其他的都逃到了上海,不料没过几个月上海也沦陷了。而王俊凯一直不肯走,守着他的医馆,后来都被日本人砸了,他只能在家利用积蓄经营着平时替人看病。没过两年,他妻子病故了。他没了牵挂在北平的肃冬继续苟活着,好在他会外语还能去租界替一些外国的贵太太看病。他想打听易烊千玺得下落,可是他连他在哪都不知道。
  
  
  
  其实那天他给他送巧克力的时候写了封信,不过一行字:我欲断情丝,对伊空辜负。可又害怕……就这样终日惶惶也未再娶。
  
  
  
  
  
  后来抗日战争结束了,有天一个中年人找到了他,他说他叫王源是易烊千玺的战友。王俊凯那时快将45岁险些哭出来,招待他让他坐下,王源讲了易烊千玺在现场上多英勇的事,不惧枪林弹雨的事迹,几次他坚持不住还是千玺鼓励了他。有次他们被俘,敌人用尽了酷刑,可他偏偏一个字没说保住了战友,他也险些也在那次丢了性命……
  
  
  
  
  "这个是他无论如何也要让我交给你的,好在你还在北平,虽然也费了些力气才找到。"
  
  
  
  
  
  王源郑重地交到他手里——是一个装药膏的小药罐子,王俊凯轻轻打开,里面躺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他明白过来,这是块巧克力。
  
  
  
  
  王源又跟他说了一些事,他听时木然也没问千玺的去向,是否还在人世,他还是害怕。王源见他反应不大,差点以为是找错了人,见天色不早就走了。
  
  
  
  
  
  王俊凯在床上坐了好久,忽然反应过来握着药盒子宛如孩童般哭得撕心裂肺,他的手哆嗦起来,只是念叨一句话:"他可是涂些药膏都怕疼的人啊……"
  
  
  
  
  王俊凯就这样继续北平等着,他没有期待什么结果,只是当年千玺跟他说,让他等着自己。他负了一次,不能再骗他第二次。
  
  
  
  
  
  
  end.
  
  
  
  
 
  

评论

热度(1082)

  1. 雯儿吖!Lolipop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