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风

为你行走的亿万光年【20】

本来约定好的,我们养两条狗三只猫的

Lolipop:

破镜重圆/替身
请勿上升  目录


20.此刻


"好,演员就位,灯光师,收音师,摄影机都就位,来第三场戏第一镜,开始!"
  


  
江衡拿过书柜上的那本渡边淳一的《失乐园》慢慢翻开,刹那间少年时第一次阅读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看到第一章时,他紧张地吞咽口水,羞耻心想把书立马合上可好奇心又让他继续翻下去。当时乔予安就在坐在旁边拿着晨报透过最狭窄的边缝,窥看他。
  


  
江衡捏到一处褶皱的地方,那是被自己指尖上的汗浸湿的,其实他去书店看过很多书架上的书,很多跟乔老师家里的并不同,渐渐他也猜的那些所谓香艳又露骨的情节单挑出来就是为了让他看到的。
  
  


高三的某个下午,他也曾偷偷跑去电影院用午餐钱买了一张电影票。他记得那是一部小众爱情片,男主跟女主动情时吻得难舍难分,他看的内心躁动,在那天晚上第一次耐不住寂寞躲在宿舍的被窝里释放。
  
  
  
江衡失神地又换了几本书翻了翻,反应过来时,翻的是《小团圆》——


"依偎著,她又想念他遥坐的半侧面,忽道:“我好像只喜欢你某一个角度。”之雍脸色动了一动,因为她的确有时候忽然意兴阑珊起来。但是他眼睛里随即有轻蔑的神气,俯身揿灭了香烟,微笑道:“你十分爱我,我也十分知道,”别过头来吻她,像山的阴影,黑下来的天,直罩下来,额前垂著一绺子头发。他讲几句话又心不在焉的别过头来吻她一下,像只小兽在溪边顾盼著,时而低下头去啜口水。"
 
 
  
这段描写的灵动又有活力,江衡忍不住抿住嘴唇,习惯性撕咬着唇角初秋有些干裂的死皮。
  
 
 
他刚想合上书,乔予安及时握住了他汗湿的手指。一句像是穿越而来却他心跳不已的话,再一次乔予安轻声问他。
  
  
"你想不想试试那是什么感觉?"
  
  
  
他清楚地记住,14岁的自己落荒而逃了。一路上面红耳赤,他还想起自己小时候总被母亲说,比姑娘都脸皮薄。不知为何也许是今天喝了酒的缘故,他怎么都迈不开腿。
  
  
  
他抬起脸看着乔予安的金丝框眼镜,眼前一阵眩晕。还未反应过来时,嘴唇已经被堵住了,这次他没有躲开反而想要探索书里那种要窒息濒死的溺水感,或者唇齿间交换的甜腻的水液,还有滚烫的一切……
  
  
江衡闭上眼睛微蹙着眉头,乔予安的胡子扎得他有些难受。
  


  
"卡——"
  
 


 
"千玺前面都很好,吻戏这块,一开始你可以无动于衷,不舒服啊,到后面你不满足开始变得主动。还有小凯,可能你没带过眼镜,你喘气太厉害,会有水汽在眼镜上影响效果,前面有很好,我们从那个要不要试试那里再来。"
  


易烊千玺有些难堪地点了点头,尽管是在演戏可当着这么多摄像头的面,他心里又作祟唯独吻戏怎么都怪怪的。
  
  
  
王俊凯瞧出了他的为难扭头装作咳嗽了两声掩盖了偷笑的神情,抬手郑重其事地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一副兄长语重心长地讲,"千玺,不要有压力,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有什么好尴尬的呢。"
  
  
  
"对嘛,你看俊凯就很自然,来,从吻戏开始我们再来一遍。"
  
  
  
易烊千玺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两句,他忽然想起狗二的时候传吸管的情景。王源接不住神经病似的非要自己再重新传?
  
  
易演员深吸了一口气,亲就亲,又不是没亲过,又不是没伸过舌头。
  
  
    
  
"第三场第二镜,打板!"
  
  
 
"卡——江衡的身体有点僵硬,回抱呀,伸手从腰那里往上抱。"
  
  
  
"卡——小凯的进攻性太强了,一开始你要试探的那种,不要一下全都给上来。"
  
  
  
" Cut——算了,妆花了先去补补妆吧。"
  
  
  
导演显然有些焦虑,拍个吻戏就这样了,明天到床戏可怎么办,原本自己大风大雨不会尴尬的都被两个年轻演员搞紧张了。
  
  
  
显然易烊千玺心里不好受,就这段戏耽误了不少时间,一遍又一遍地亲,他的嘴唇已经开始发麻了。不用说也知道自己的耳朵大约红得能滴血。


王俊凯更不好受,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
  
  


其实来拍戏之前王俊凯在洗澡的时候已经解决了一次,现在又不受控制得开始难受。毕竟禁欲24年的社会好青年,肯定是经不起什么撩拨的。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决定去找千玺对对戏。
  
  
  
进化妆间的时候,小朋友正抱着水瓶喝水,嘴唇还红红的泛着水光,漂亮极了。
  
  
  
"我们在这儿对一遍词跟动作,等会就直接过好不好。"
  
  
  
"你的胡子实在扎得我难受……"
  
  
  
确实为了这部戏,王俊凯蓄了一个星期的胡子了,他无奈地摸了摸下巴伸手把瘫坐在沙发上的易烊千玺拉起来捞进自己怀里,"我们专业一点嘛,争取拿下最佳荧屏情侣。"
  
 
  
易烊千玺抬眸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抿了抿有些发麻的嘴唇仰头慢慢凑近,在两人嘴唇还差半厘米处停住了。
  
  
"王俊凯我警告你,你再故意耍花招,演完这部戏后咱俩分道扬镳。"
  
  
王俊凯瞧着生气的小美人瞪着漂亮的琥珀,稍用力把自己推开,还扬了扬下巴一副自以为危险的表情。真是可…可爱……
  
     
 
补好妆后两人各自就位酝酿好的感情,果然两个名校科班出身的同学,忽然恢复专业水准的专心地把第一场吻戏演完了。
  
 


"太棒了,我就说嘛,你们肯定是有默契的,这样明天后天大后天的亲密戏,我就不用担心了。"
  
  
导演欣慰地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欣赏的眼神呼之欲出。
    


  
易烊千玺瞧见胖虎在跟自己招手,他接过递来的手机,是王源的来电。
  
  
  
"喂千玺,那个赵老师病重住院了,好多圈里的小辈都去看过了,我正好下午有空就去了一趟,我感觉他的情况不太好,你们拍完戏最好去看看。"
  
  
  
赵老是圈里公认热心善良的前辈,前几年老人还在央台主持的时候,没少关照他们。原本好好的人,几个月前竟查出了癌症晚期。易烊千玺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咯噔了一下。
  
  


"那行,我们拍的差不多了,这就让他们订机票回北京一趟。" 
    
  


两人刚收工就紧赶慢赶地坐保姆车到了机场,好在路上也没耽搁太久。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两个小伙子都十分无措,面对一个即将离世的老人,好像怎样刻意地表现都不太得体。好在老人看着很精神,头发依旧梳的一丝不乱,在看到两人进屋的时候和蔼地笑着。
  
  
  
"真不容易,两个大明星这么忙还赶过来看我啊哈哈。"
  
  
  
王俊凯不好意思地笑了,虎牙刚露出的时候却忽然凝固,紧锁住眉头。老人抬手招呼两个人往前一些。
  
  
"你们两个小孩,怎么回事嘛?"
  
  
  
老人脸上有些细微的皱纹目光却炯炯有神泛着月光似的,其实王俊凯之前偷偷找他聊过很多次,他对这两个傻子的事了熟于心。老人往上挪了挪身子,易烊千玺连忙帮着将床摇上来一些。
  
  
  
"小凯是好孩子,小玺也是好孩子。你们什么都懂,可就是年轻人啊,不懂得珍惜……"
  
  
老人长舒了一口气。  
"我呢,被确诊为癌症的时候,你们大娘很担心的,每天都在背着我偷偷哭,我都知道。我女儿比你们还要大一些。虽然她们在我面前表现的好好的,可是我都晓得……"
  
  
  
"她们害怕,还很担心我。所以我就拼命配合治疗让自己活下去,你看现在我的头发也快没有了,人也看着老了很多吧。其实我才六十多岁哈哈,从开始都是化疗啊,吃药……说实话有点生不如死,可是还是要忍下去,为了你们大娘为了囡囡,也要多活哪怕一分钟都好啊。"
  
 
"我走了以后,她会害怕的,我家妮妮就没有爸爸呀……"
   
  
易烊千玺低头不禁湿了眼眶,鼻尖泛酸的时候才发觉到王俊凯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老人看到后和蔼一笑。"这样才对嘛,我最近听他们读新闻,听到好多新闻。你们两个人都是好孩子,这个圈子原本就有太多事情了,很容易让人失去理智的,到头来不晓得自己要什么了。"
  
  
"你们也不用听那些人跟你说的,这个影响星途,那个影响星途。到头来总会要过气变老的,可是人的一生要是都在避免自己的感情,讨别人的喜欢,到老的时候,最后躺在病床上留下的都是遗憾……"


  


王俊凯重重地点了点头,除了感慨更多的是为之震撼。老人这样受尽伤痛拼命活着,却只是为了让爱自己的人少悲伤一天。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坐在一起都没有说话。易烊千玺忽然想到他去美国之前的生活,那时候他跟王俊凯每天都在畅想以后在一起后的日子。他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强烈地希望王俊凯能幸福,人生太短了,一定要特别特别开心才会让人放心。
  


  
易烊千玺不自主小声地略有些哽咽地开始念叨:"本来约定好的,我们养两条狗三只猫的,可能现在实现不了了,不过你25岁生日我还是送给你一只猫的。你养上十年了,等你有了孩子,猫咪可能就去世了……你如果还想养可以带着太太再去买一个。"
    
   
  
在黑暗中,王俊凯微蹙着眉头摸索到他颤抖的手紧紧握住,他靠近低头试图想吻住他的唇,触到的却是脸颊上温湿的一片。他终究还是没看到千玺满脸泪痕的样子。他发现以前希望千玺能多发泄情绪的想法都被自己捏碎了,不想发泄就不发泄了,不想表达他明白就好。易烊千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人不能强迫他,自己也不能强迫他。
  
  
他伸手在黑夜里紧紧拥住他,低头细细吻过沾湿的脸颊,一字一句哄他,"你又何必说这种自己难受也让我难受的话,我从来没想过跟除了你以外的谁度过余生……"
  
  
  
"你不用这样的……明明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你可以过的比谁都幸福。"易烊千玺有些心痛地轻声抽噎,却还是忍不住低头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
  
  
  
  
"我想过,我知道我不是gay你也不是,我也试着别人走近过,可最后发现我只是喜欢你,是最简单的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而已。"
  
  


  
小朋友还是嘴硬地不肯松口。


"我不要喜欢你,我怕疼。"


Tbc.

评论

热度(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