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风

热夏

怕你把我丢掉 (这句竟然看哭了)

送我一粒红豆好不好:

热傻了的脑洞


夏天太热了。

热到藏匿在骨子里与生俱来的烦躁情绪,一点一点爬上来,钻进神经末梢,在高温中无所遁形。

累。烦。

再见面北京已经很热,又到了地表烤鸡蛋的时节。 总觉得拿着放大镜就能看到蒸腾的热气。

王俊凯整整三天没理易烊千玺。

无论排练,吃东西,还是休息时间。谈笑风生、言笑晏晏都属于别人。

易烊千玺有些不知所措,他很少跟人冷战,尤其是王俊凯。前二天过得浑浑噩噩。第三天易烊千玺一鼓作气,犹豫着要不要去道歉。

他抹了把额角的汗,拿起喝了一半的冰冻饮料,恍然瞥见王俊凯不经意地皱了皱眉。王俊凯告诫过他很多次不要直接喝太凉的东西。瓶身还带着水珠,沁人的凉意顺着掌心递到心口,却变成了暖的。

易烊千玺放下瓶子,抽了纸巾把手擦干净。他终于决定去道歉。

王俊凯正在休息室看电视,画面里是不知名的搞笑节目,后期的衬托下节目里仿佛每个人都变成了笑场高手。

王俊凯懒懒地倚在沙发上,掀起眼皮淡淡地看了一眼进门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有些局促,这种情绪在他身上其实不常见。两相暧昧的时期,王俊凯热烈又开朗,潜移默化将他侵蚀,偶尔出现的零星局促都被融化在对方温柔的目光中。热恋时期更不必说。

他坐到王俊凯旁边,手指攥上王俊凯衣角,小声喊他:“哥。”

这是易烊千玺独特的示弱方式。

王俊凯终于拿正眼看他。易烊千玺咬了咬嘴唇,再接再厉:“我错了。”

他们两个像普通情侣一样,约定好不说“谢谢”和“对不起”。易烊千玺面对王俊凯,总是本能地将这两个词遗忘。

王俊凯吐出一口气,还未来得及说话,搁在膝盖上的手倏然被握住,紧接着唇上一软。易烊千玺只来得及退开分寸,又被摁着后脑勺重回原点。

王俊凯的吻总是很温柔,很少有狂躁和暴虐,如今却添了点惩罚的意味,虎牙咬在柔软的舌面摩挲,舌尖重重地抵了一下上颚。易烊千玺登时气息不稳,手抓上王俊凯袖口。

上颚是他不为人知的敏感点,第一次被王俊凯碰到时,易烊千玺半边身子都酥掉,双腿连支撑身体的力气都没了。 王俊凯惯会用这个方法撩拨他。

被松开时易烊千玺眼里已经沁了雾,脸颊爬上桃花色,手背拭掉嘴角的湿润,眼睛却不由自主飘向门把手,庆幸进来时反锁了门。

王俊凯根本没想那么多,只问他:“这次怎么没把我推开?”

易烊千玺心虚,抓着王俊凯的手,不说话。他刚理了头发,头毛柔顺地垂下来,被汗浸湿的几绺已经半干,翘在鬓边。

王俊凯伸手轻轻帮他捋直,动作温柔音调却苦涩:“好不容易见到面,想亲热一下就被你那么重地推开,我几乎要以为你不要我了。”

“没有。” 易烊千玺把头抵在王俊凯肩膀上,声音瓮瓮的,“我就是,又开始不习惯被人靠那么近了。”

他们真的很久没见了。

久到易烊千玺已经想不起,上一次亲密接触是什么时候。恋人怀抱本该宽阔又温暖,却在他记忆里变成模糊的事物。持续的高温和忙碌的行程使他日渐焦躁,突然被抱住亲吻时下意识挣脱开,王俊凯踉跄着后退,眼里盛满不可置信,那一刹那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他其实真的不是故意的。

“以后也许很久才能见一次面,每一次见面你都要把我推开吗?或者,直接把我丢掉?” 王俊凯的手拢在他的后颈,拇指拂过那块突出的骨节。易烊千玺喜欢的东西很多,得到后又抛之脑后的东西也很多。王俊凯不是玻璃心,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其中之一。现如今他却动摇了。

脑子里有根弦绷紧,易烊千玺猛然抬起头,把王俊凯眼底来不及收回的紧张和不安看得透彻,他张了张嘴,忽然明了那一推的伤害有多大,“不丢掉你,我会努力。”

易烊千玺凑过去轻轻跟王俊凯碰了下唇, 他是真的很喜欢王俊凯,喜欢到拿他当成生命里的重中之重。可时间和距离是个烦人的东西,一点点剥夺他们的熟稔和默契,狼狈透顶。

但他不会放弃的。

“我爱你。” 以前他总是觉得,爱这个字太郑重,比不得喜欢缠绵悱恻。但想到念到见到王俊凯时,他最想说的还是这三个字。

王俊凯抱住了他。

易烊千玺的话没头没尾,但王俊凯听懂了——他在做承诺。

王俊凯曾说最讨厌言而无信的人,最喜欢说话算话的人,易烊千玺都记得。

冷战的滋味很不好受,几天里王俊凯强迫自己冷下脸,心中又忍不住惶然,如果易烊千玺说放弃,他究竟该怎么办。

但好在易烊千玺的感情不比他淡。

脚下的路说不上平坦,可若是两个人一起,又有何惧?
声乐老师在外边敲门,一本正经地教训他们:“你俩别躲在里面偷懒,快出来训练。”

“完了,肯定要加训。”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耳边嘀咕。易烊千玺被抱得很热,忍不住出声:“加训不可怕,可怕的是要被热死在你怀里了。”

“你可以拉我殉情。”王俊凯笑着松开他,两个人偷偷摸摸打开门,正对上声乐老师黑黑的脸色。

加训,没得商量。

顿时哀嚎遍野。

评论

热度(1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