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风

关于我喜欢你29【完结】

看了一早上,没想到虐到最后真be了

大碗:

-往昔/伪父子




-感谢观看




========================




    易烊千玺醒来时感觉王俊凯揽着他的腰,他的后背传来源源不断的体温,染得他身体的某处火辣辣的。小时候每早醒来都是这种姿势,这姿势竟不会生疏。

    他是被一个电话叫醒的,他舅舅说一会儿过来接他回去吃饭。他说好。腰上的手再紧了一下,他听见了王俊凯的声音,慵懒低沉,自然得让他想落泪。

    “醒了?”

    “嗯。”他盯着窗外发呆,嘴里僵硬的报告着,“我舅舅一会儿要来。”

    王俊凯愣了半天,突然坐直身子,将用背对他的易烊千玺翻平,易烊千玺皱了皱眉头,身体却绵软的像放弃了垂死挣扎。

    王俊凯问:“你怎么了?”

    易烊千玺的眼睛并不聚焦在他脸上,只空荡的飘着。他此刻有些格格不入的笑:“我记得你以前告诉我,接吻和做爱,是相互喜欢的人做的事。”

    王俊凯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温存又忐忑的看着他,他伸手想去抚易烊千玺的头发,但是被他躲开了。

    “你是喜欢我的吧?”易烊千玺突然满是期待的对上王俊凯的眼,王俊凯眯起那双桃花眼,用他每回对恋人的那种一片爱慕冲易烊千玺笑,他说:“我喜欢你。”

    “那就好。”易烊千玺似是满足的安心下来,他有些难受的动了动下身,对王俊凯苦笑:“你能帮我买点药回来吗?”

    王俊凯这才想起来伸手去试易烊千玺的体温,然后匆忙的洗漱穿衣出门了。那声关门声不大,却震的易烊千玺一瞬间酸了鼻子。

    在这个被用利益虚假浸泡,早已不再珍贵的我爱你充斥着的世界,我听你一句简单的我喜欢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我已经不再想要得到什么了。

    王俊凯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没钥匙,只得敲门,滑稽得跟昨天的场景一模一样。用比昨天更久一点的时间,王俊凯才听见门锁咔哒一声打开。

    “千玺你——”

    “谢谢你。”易烊千玺换好了一身衣服,手微颤的扶着门框,接过王俊凯手里的袋子,他发白的嘴唇打断了王俊凯的话。

    他身体涔涔的直冒冷汗,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什么,他固执的堵住王俊凯欲进屋的动作,说:“你走吧。”

    “什么?”王俊凯停了下来,疑讶的看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拿出王俊凯的手机,塞到他手里:“昨儿吃饭你去洗手间的时候我拿你手机给你买好了机票,十二点的,你吃完早饭再去也不迟……”

    “什么意思千玺?!”王俊凯心里像被人硬生生捅了一记,翻天倒海的慌乱倾泻而出,他上前一步,易烊千玺就别过头,不再看他。

    易烊千玺觉得腿有些发软,门口冷热交替的空气让他想快点结束对话回到屋子里去。他对王俊凯说:“你回C城后,没事儿别来找我了。”

    “为什么?千玺?你不是……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我中午要回家吃饭呢,我舅舅来接我。”易烊千玺一脸刻意的平淡,他又礼貌且客气起来,这可以将他伪装的很好,“就不能跟你走了。”

    王俊凯心里一阵一阵的泛酸,他忧虑深邃的望着易烊千玺,脑子里回忆起昨天的一切,竟发现他误解了易烊千玺的一切行为。他怎可如此得意忘形,以为就此就得到了他?

    “我不走,我说过,一定要等你答应和我在一起,跟我回去。”

    “你怎么就是想不懂呢王俊凯?”易烊千玺尽量镇定的平定语气,手死抓着门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们可以是新的关系啊,你喜欢我不是吗?”

    “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一直想要的不过是我能告诉你我喜欢你,然后你能依旧对我好,我们两个人简单的过一辈子,根本就不要什么在一起这种摇摇晃晃的话。而你为了躲我要结婚,要成家,一声不吭的放我走。现在我想要的那种生活早不可能再有了,我们不再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父子了,我永远姓易,不姓王,你弄清楚了没有?”

    “不做父子可以做情人啊!我们依旧可以过一辈子啊!”

    “只有父子才一辈子,是情人就甭他妈谈什么一辈子!假的,都是假的!没有那层尽管是虚有的血缘联系,拿什么把我俩牵扯一辈子!”

    王俊凯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易烊千玺,感到千言万语堵在心中。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抓住易烊千玺的手腕,易烊千玺轻微的把手往回拉拉,摇着头垂下眸子:“讲真,王俊凯,以后别再找我了,我既决定要放弃你,你就放过我好不好?我什么都给你了,你不要再找我要了,求求你,求求你。”

    此时可仅用悲伤一词来形容王俊凯的心情?不够,远远不够,他是复杂着悲伤,悲伤里有莫大的心疼,有莫大的不甘和不情愿,他松开易烊千玺的手腕,委屈的喊一声:“千玺……”

    “我说过,我俩之间‘我喜欢你’这句话,不会再有合适的时间出现了。”易烊千玺看一眼王俊凯,赶紧用手捂住了脸,趁王俊凯不注意的间隙他关上了门。他怕被发现自己眼里有泪。

    “千玺!你不开门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

    他不理会王俊凯的喊声,蹒跚着步子往屋里走,他走路姿势滑稽又怪异。下身很疼,疼得他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王俊凯你不要得意,你看这次,我是在为自己哭。

   

    易烊千玺吃了消炎药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眯了会儿,他舅舅的电话再打来时已经是十一点。易烊千玺伏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没感到有动静,再打开门,门外已是空落落的一片。他笑了笑,鄙夷王俊凯的不守信和自己心中虽微小但不可忽略的期待。

    到了车上,易烊千玺的舅舅问他:“千玺,你的腿怎么了?你走路姿势有点奇怪。”

    “噢没事儿,我刚不小心撞了一下,有点疼。”

    “实在疼一直不好就要跟我说啊,我带你去医院。”

    “知道了,舅舅。”

    易烊千玺松了一口气般的将身子往后靠到椅背上,他看见车窗外面寒风里的B城少有的蓝天白云,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如若有一天在我放弃你前,我会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你,给一个温柔缠绵的吻,来一场激烈完整的性爱。两人身体最紧密的拥抱,互说喜欢,做相互喜欢的人会做的事。然后我更加死心的豁然。

    你知道吗?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对我极有诱惑力——我多想跟你走。但在B城的第一个晚上我翻来覆去的想你,想你会不会来找我。直至天边微明我突然懂了,我们如今天各一方,意味着我们最本质的改变。我们不要做情人,情人的结果太过未知,让我心慌,情人间的甜言蜜语总是那么虚无又缥缈,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一种踏踏实实,是能真真切切看到的沉稳的未来,但这种未来已不会出现在我俩之间。不是父子,我们便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我有时怨着你,怨你将我俩的父子关系断的干干净净,你把我推到一千多公里开外的地方,我满心的希望早已不能在这寒夜里苟活。临睡前我想,你不来找我就罢了,如若你来,我便要开心几分,如若你说喜欢我,我便要那刻跟你做一次情人,也算体验一把,不留遗憾。然后不后悔的放弃你,赶你走。没想到你还真挺容易赶走的——当然,这是题外话。

    我每每想起这些年的日子,胸口总是暖的一塌糊涂。暖,你懂吧?就像你打的那把黑伞,就像你的晚安吻,就像你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让我想去笑,不舍得的笑。我不舍得那把伞收起,不舍得入睡,不舍得你离开,曾经我对关于你的一切都是舍不得。然而最后这舍不得变得珍贵,变得舍得。我不再需要你每晚与我共进晚餐,也不再需要你只陪我一个人身边,我解脱自己,也解脱你,是吧?

    而你不用怀疑,我还是真诚又浓烈的喜欢你。有个俗套的词叫物是人非,尽管这样,尽管一切变化像按了快进一般飞快前进,我始终明白,我遇见你这八年,只有‘我最喜欢你’这句话,永不有错。

    这些光怪陆离的回忆是你给我的最好礼物,它关于缘分和怜惜,关于喜悦和温馨,关于成长与矛盾,关于我,关于你,关于我喜欢你。

    那喜欢在十一月底的冷风里肆意的蔓延,飘得没有边际。

   

   

   

    尾声

   

    三年过去,王俊凯失去一些东西,又习惯了一些东西。公司发展愈发好,他也每日忙的不可开交,中午他收到王源和Bonnie的婚礼请帖,才忙中偷闲的笑了笑。他们俩能走到今天,王俊凯也很是替他们高兴。

    婚礼开始前王俊凯一直东张西望,王源见状,了然的跑到他面前,告诉他:“我给千千发过信息和请帖了,不过他现在在国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王俊凯点点头,有些落寞的笑。他想起三年前那天在易烊千玺家门口,他接到父亲病危的电话,迫不得已离开了,在医院一陪就是两个月。父亲走之后公司又开始忙起来,时间一长,他就更不敢再去找易烊千玺,相隔异地的两人生疏起来,一年也就节假日通条短信。

    正和王源聊着,Alisa突然急匆匆的跑过来,拉王俊凯要去化妆室,王俊凯皱着眉,问她干嘛呀?Alisa说:“刚看见千玺了啊!在化妆室跟姑姑说话呢!”

    王俊凯这才心里一惊,赶紧加快了脚步,到化妆室却不见有易烊千玺的影子。

    “姑姑!千玺呢?!”

    Bonnie从镜子里看见他们,急道:“哎呀!他刚出去!”

    王俊凯跑到大门处,刚好看见一个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背影准备上车,那背影高了,结实了,但王俊凯也一眼认出来,那就是易烊千玺。

    “千玺!”他喊一声,那背影便顿一下,随后钻进了车厢,车疾驰而去。

    他有些喜悦的哽咽。他知道,这些年自己心里从来都不是空荡荡的,那些喜欢无时无刻不饱实的撑满他的胸膛。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一条短信,他终于真正的笑了这三年的头一回。

    那短信上写:

    「再见,爸爸。」











-End



评论

热度(385)

  1. 西南风大碗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一早上,没想到虐到最后真be了
  2. 眠鳥大碗 转载了此文字
  3. 眠鳥大碗 转载了此文字